浊九

【叉冬叉】永不离去的冬日(一)

#地点瞎编,时间瞎编#

  1992      西伯利亚
  

          
           冷

           这是刚刚恢复运转的大脑传达的第一个感觉。血液仿佛凝固,心脏奋力挣扎。

           久睡的人醒后四肢酸乏无力,冬兵处境更糟。他甚至都感觉不到全身任何一块肌肉的存在,像个坏掉的机器被人拖架着,左臂被反铐在背后,扔进冰冷潮湿的牢笼。

          突然被叫醒的迷茫,冰冷刺骨的空气,和18个小时前下达的命令,使冬兵脑中一片混乱。有什么东西在其中穿插跳跃,奋力去抓却发现那只是一句话

          “士兵,杀了他们”

          当看见旁边一团黑影靠近,他遵循着本能,伸出右臂。



          资产管理员向来是个高危职业。鬼知道资产什么时候会突然失控,又没人能在那颗闪耀的红星下面撑过三秒。


          “若不是丰厚的薪水,鬼才来这种地方。”朗姆洛小声嘟囔。

          他是新来的资产管理员。特战队队友正在对他能在资产手下活多久进行激烈竞猜。绝大多数人认为他在见到资产的第一眼就会被拧断脖子,毕竟这时资产刚刚从冰里出来,说不定还分不清自己是男是女呢。

    

       朗姆洛并不想给那帮小兔崽子赢的机会,穿上了全套装备,明晃晃的手枪就挂在腰边。赢得但想到资产是关在笼子里的估计也没抢,遂脱掉了防弹衣,又想着连防弹衣都脱了头盔带着也没啥用,最后拎着把匕首就晃进了资产的房间。


           显然优良的武器并没有得到优良的照顾。资产现在像条死鱼一样瘫在地上,稍有起身的动作便被高压水枪压回原地。单方面的碾压单调又重复,看的朗姆洛心生厌烦。他对一旁的卫兵大喊:“行了行了,放下水枪,他现在这幅模样还能吃了你不成。”

         “可是长官”

          卫兵面无表情的指指脖子上的淤青,说

         “他刚刚差点掐死我”

          最后在朗姆洛的眼神威逼下,卫兵放下水枪退到一旁握紧了手中的M16。

          朗姆洛小心翼翼凑近铁笼,观察这个传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的人形兵器。他现在可看不出传说中的威风——裸着上身左臂被牢牢的拷在背后,右手徒劳地在地上抓挠,划出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浑身湿透,像只掉进冷水里的黑猫,浑身湿透,异常烦躁。

         不过这是一只机警的黑猫。朗姆洛刚刚靠近,他就迅速察觉到陌生人的存在,想要凶狠的扑过来给这个陌生人一点颜色瞧瞧。可真正支起身来,脚步却虚浮摇晃,最后抓住铁杆才勉强站稳,直直迎向朗姆洛的目光。

        青藤与蜜糖交融,浓郁的甜味压过木叶的酸涩。冰湖与晨曦交相辉映,温和的光一点点渗透冰面。朗姆洛突然觉得好笑,为什么九头蛇最强的利刃会长着一个娃娃脸。笑意弥漫到指尖,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朗姆洛伸手戳了戳资产的嘴角。

        西伯利亚的冬日是漫长,强烈,且永不消散的


—————————————————————————————

2016     圣尼桑卡医院

         他看见大楼在崩塌,火焰在跳跃

         他被废墟掩埋,进退维谷

         他被烈火包围,痛不欲生

         他在缝隙里看到一个黑影在远处一闪一闪,跌跌撞撞的向一个金发男人走去。

          他在后面大喊着什么。

          意识不断在幻境与现实中翻腾不定,疼痛一把抓住沉浮的朗姆洛,将其扔回现实。在幻境的边缘,她听到自己的呼喊,一遍又一遍,盘桓在脑海里,顽固的像西伯利亚的冷空气。

          但喊的是什么呢?

          红星正远去,冬日沉入海底

       
   
          朗姆洛一直都很感激疼痛。是它将在死亡边缘徘徊的朗姆洛踹回现实,是它让朗姆洛觉得自己还活着。但他现在真的是很想死的透透的。

    

          最开始的一点点的刺痛,如蚂蚁叮咬。很快的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火蚁窝。后来疼痛慢慢扩散加深,朗姆洛觉着自己像是一块被扔在铁板上煎的牛排。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甚至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肉香。

   

       朗姆洛僵硬的在床上挺尸。不要说翻身了,他现在觉得他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富含刀片,从气管一路划到肺。连扯一下嘴角都觉得自己脸皮要被撕下来了。

  

       给他包扎的人很好心的给他留了条缝,他至少能看到被月色浸润的天花板和一旁不知道是什么的黑影。

      

       诶,黑影?

      

       朗姆洛内心惊骇。这人什么时候溜过来的,为什么没有丝毫动静?在风口浪尖养成的危机意识催动他迅速远离这个不明人物。但一身伤痛贴心的为朗姆洛按下慢放键。他花了半秒才堪堪让脑袋离开枕头,然后就被一根强有力的手指点回原地,疼得他龇牙咧嘴。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他下一个动作:

    
       “别乱动”

     
        哦天,这种吐字不清,黏黏嗒嗒的俄语还有谁说的出来。

         这一刻朗姆洛突然像个老泪纵横的老父亲,真想冲上去抱住冬兵吧唧一口大声感慨道:

         “妈的,还没跟着野男人跑了,狗日的没白给你当这么久保姆!”

  
         可惜他现在只能躺在床上哼哼。

 

         朗姆洛觉得自己的喉咙可能叛逃到了撒哈拉沙漠。水分蒸发殆尽,缩成干瘪的一团。好在有及时的几滴水来拯救朗姆洛的灵魂。他全身的细胞都在欢呼雀跃,与水分紧紧相拥。

        哦,该死,水怎么会是这么美妙的东西。

     

            直到喉中的沙漠遍布绿洲,朗姆洛才满足的舔舔嘴唇,一点点找回自己的声音

        “嘿,小娘炮 你滚哪去了,我差点死了你知道吗?现在才来看我这种狼狈模样?”

        

         朗姆洛艰难的挤出几个模糊不清的音节,声音呕哑嘲哳,说这是乌鸦叫说不定都有人会信。

  

        尝试几次发声无果后,朗姆洛先把这句话留着以后再骂,转而积蓄力量来拼凑另一句更简单的话。


       “快。。。快去。。给我。。买 。。包烟。。”

       

         这简直耗尽他毕生精力。

         “你现在不能吸烟”
   

         带有浓厚布鲁克林口音的英语代替了晦涩难懂的俄语。

        朗姆洛内心泛起一阵酸涩。他虽然早就知道九头蛇那种简单粗暴的洗脑方式绝不可能彻底洗干净冬兵的过去,他迟早会想起一切。到那时,他是那个人口中的巴基,而冬兵将会逐渐死去。朗姆洛将被抛弃,他代表着巴基最不堪的一段记忆,九头蛇也不愿意要一个失去战斗力的废物。巴基不会想起他,其他人也不会刻意提起。他将成为一个被扔在阁楼盒子,逐渐被灰尘和蜘蛛网占领。

        他承认,他还没准备好。

       

        朗姆洛压住万千思绪,半试探半嘲讽的说:“你怎么还在这里,怎么不去找那个金发男人,你不是说你记得他吗?”


         冬兵笑了。

         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明明自己只能看见冬兵一点模糊的轮廓,耳朵什么也听不到,可他就是觉得冬兵在笑。他能看见冬兵好看的下垂眼微眯,眼中的雾霭逐渐散去,绿色的极光穿透冰封的湖面;青藤在缠绕蔓延,铁块化为沸腾的铁水。时间失去意义,无目的的溯回,流转不息。

      
          冬兵的声音波澜不惊,在浓重的夜里灵巧游走,最后被朗姆洛的耳朵捕捉。

          “这句话我记得你在很久以前就问过了。”

         
       

        

[超蝠]Never Come Back

[随笔,所以巨短]
[漫画剧情,超人离开地球,蝙蝠侠带伤战斗,期盼超人回来。当时看到这巨心疼老爷]


        就像幕布被划开了一条缝隙,外头的灯光迫不及待的蜂拥而至。随着越来越多的光线涌入,缝隙被越挤越大,越发明亮,直至吞没所有黑暗。

        布鲁斯艰难的撑起眼皮,看见管家因担忧而越发衰老的脸庞,知道自己又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管家以一种异常沉重的语气宣布:

        “老爷,你的脊椎彻底断了”

        就像石子落入湖泊,这句话没能在布鲁斯眼中惊起半分波澜。仿佛他现在应该是躺在墓地里的死人而不是现在睡在床上的伤员。如果克拉克在刚刚那个金属生化人早该变成废品。

        但是,为什么他还不回来?

        管家的建议总是在适时响起

        “老爷,吧有没有呼叫过超人?”

        布鲁斯一怔,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在抱着不知从何而来的信念认为超人一定会回来。一直在等待,从未主动邀请。

       随着管家转身离开,布鲁斯扭头望向窗外,像是无意识的喃喃,又像是就别未逢的质问,三个音节从唇齿之间滑出

       “克拉克?”

        或许是管家关门声音太大,或许是窗外的世界太嘈杂。这五个字母像是惊弓之鸟,受希望指使,奋力飞向高空。又因本身不可跨过的天堑重重坠落,融化在大都市的上空,没留下半分痕迹。

       布鲁斯望着地平线,看着它从明亮耀眼到昏黄灰暗,看着掠过滴水石兽的飞鸟 ,看着被乱流裹挟的落叶,看着逐渐被黑暗淹没的斜阳,以及黯淡无光的希望。